当前位置:永利注册开户 > 充值渠道 >

广州招商代理曝内幕:组装假口红卖正品价

发布时间:70-01-01 08:00

  见到赵伟博(化名)时,他刚从公司赶过来,白衬衫,休闲裤,名片上赫然印着某某网络公司销售主管。然而,他们销售的却不是普通的产品。

  “我们是做招商加盟的,就是帮别人的公司做推广,吸引别人来加盟他们公司,为他们卖产品。”2009年,仅仅初中学历的赵伟博来到广州,自此开始了他的网络推广之旅。而在这7年中,他已见过太多的空手套白狼式的商业欺诈,以及随之而来无尽的纠纷。

  走在街上,你随处可见某某品牌的代理商、加盟商,打开手机,某品牌产品代理或者代购告诉你他们可以以低价拿到产品。心花怒放的你买下商品,殊不知,你买到的,很有可能是假货。

  “招商加盟百分之百都有问题。”赵伟博开门见山,丝毫不掩饰自己行业的问题,他几乎见证了招商加盟从最初发展阶段的野蛮掠夺,到如今更富于变化的繁盛时期。

  2007年左右,养殖蜈蚣、蝎子等技术开始风靡全国,不少招商方出于卖苗的目的,夸大养殖的好处,操作的简易,致使无数人上当受骗。“那时候做养殖类的招商加盟绝对赚钱,你交给我五千块钱,我教你所谓的技术,卖些蜈蚣苗,养完了我来回收,但是大家拿回去了绝对养不活,全养死了。”

  再三打压之下,此类招商加盟逐渐减少,然而,更多的招商方只是改头换面,换种方式继续寻找加盟方:“后来他们慢慢就开始做服装,服装类的加盟,原来一般给招商方3万元到10万元,现在是5万元到20万元之间。招商方教你怎么开店,给你看服装,真到你开店的时候,就给你一些尾货。”每天和招商厂家打交道的赵伟博说。

  寻找加盟方,做“一锤子买卖”,纠纷也由此而来。“来扯皮的很多,怎么办呢,很多招商方只能做一年就换个名头,比如做服装加盟的,一年后可能就去做餐饮,做‘长线’的一般也不超过五年。”

  赵伟博清楚地记得,独轮车刚开始流行时,有许多人吃过招商加盟的亏。“有个顾客,在招商方的忽悠之下买了十二个轮子,花了60万元,寄过去就变成假货了。”赵伟博回忆道。尽管顾客后来不断地找招商方协商,但最后也只是退了20万元了事。

  如今,许多招商方瞄准了餐饮市场,赵伟博说:“招商方赚的可能就是设备的钱。招商方经常以十倍的价格卖给顾客设备,坑的就是那些对投资做生意什么也不懂的人。”

  月月(化名)就是一名进口化妆品货源供应商,在微信上,她更喜欢别人称她为代购。堆着满满的货,化妆品细节图,“神乎其神”的化妆品功效,再加上一张“360度无死角”的美颜自拍,就是她每天数十条的朋友圈内容。

  据赵大姐说,儿子玩游戏她知道,但儿子告诉她不花钱。在询问下,9岁的儿子森森承认,那一万五千块钱就是他花的,多半都用来购买一款手机游戏的点券。可消费得需要密码啊,孩子是怎么知道的呢?

  尽管微信名显示她是法国代购,但在招代理时,月月并不掩饰,所谓的大牌进口化妆品都是国产的。“这些都是我们自己加工的,每支口红,有的厂家只做膏体,有的厂家做管子、外包装,我们只是把这些材料加工在一起。”

  通过加工,月月一次可以生产出几万只“进口”口红,而做广告的方式,也比从前更为高明。“现在我们的口红都卖得很好。”月月语气里掩饰不住自豪,她乐于和记者分享他们新的营销方式,尽管动辄生产上万只,他们的销量却不愁,因为消费者们并不知道该品牌的正品口红,其实是限量的。

  在招代理的过程中,月月也会传授他们一套流程,如何销售,如何应对消费者,比如代理要强调自己亲自海外购买,晒机票,晒代购小票,请水军刷“是正品”的评论,产品的一些瑕疵属于运输过程中的剐蹭,顾客使用不满意是个人肤质问题等等,在全方位的包装之下,月月招揽到了众多的代理。

  代理们销售的模式也都相似:“海外直供”、“香港代购”,“韩国代购”,价格比正品略低。“我这如果是长期客户的线元一支,卖的话建议两百元左右吧。”尽管月月一般会给出一个建议价,但仍有许多代理以三百元左右,接近正品的价格销售。

热门文章
最新文章
永利注册开户 版权所有 ©